当前位置:www.bway889.com > 探索 > 正文

低龄留学生也不正在少数总统制

未知 2019-03-30 07:18

  这几年,上海有个现象,韩国三星、SK等大财团的高管们会把子女送到上海来深造,学习企业经营之道;不仅仅是高管精英们,普通的韩国民众也会选择将子女送到上海学习。生活在上海的韩国商人李先生将11岁儿子送到本地中学就读,他说“中国的学生不排外,对外国人很友好。而且中国小学数学老师要求学生们练习口算,这与允许上课时间使用计算器的韩国学校大为不同。”

  这几天,驻上海的韩国文化院正在举办《“铭记历史 展望和平”上海特别展》,重点介绍对韩国乃至整个朝鲜半岛光复有重要影响的在上海的24处历史遗址,该展览每天吸引近百名网上报名前来观展的中韩两国民众,大家热情不减。

  图说:今天在韩国首尔光化门广场参加纪念“三一运动”一百周年活动的人群 图GJ

  100年前的3月1日,沦为日本殖民地已经9年的朝鲜半岛爆发“三一运动”,汉城(今首尔)塔洞公园发表的《独立宣言》宣告“三千里江山”不再屈服于日本帝国主义的蹂躏。尽管运动招致日本朝鲜总督府血腥,但朝鲜民族觉醒势不可挡,更重要的是,大批骨干流亡中国,与同样遭受日本侵略的中国人民并肩战斗,而上海正是当年的斗争中心之一。

  历史记载,1919年1月,被日帝废除幽禁的前朝鲜国王高宗李熙突然暴亡,风传被日本特务刻意毒死。这起事件激起朝鲜人民义愤,推动了“三一运动”爆发。然而,面对动用军队残酷的日帝,众多朝鲜爱国者难以在国内立足,于是纷纷流亡中国,集中到奉天(今沈阳)、天津、上海、广州、昆明等地,学习军事和科技,希望为祖国光复做好准备。

  在云集流亡精英最多的上海,金九等主要领导人齐聚法租界金神父路集会,成立临时政府,公布“大韩民国临时宪章”10条和政纲6条。尽管这个政府显得“有名无实”,但这一创举却激发各地朝鲜人的热情。1919年9月11日,临时政府的议政院会议颁布《大韩民国临时宪法》,宣布大韩民国临时政府采取三权分立的总统制,还模仿当时中国政体,设立国务总理和内务、外务、军务等总长,以及参谋部等军事机构,整个政府机构约40余人。

  艰难的抗日斗争中,朝鲜独立组织曾掀起特殊的“义烈斗争”,主要依靠个人或小规模的组织开展抵抗运动,而主要倡导者就是人在上海东帝大学工业系进修的权俊和远在东北的奉系军阀张作霖队伍里的金元凤。韩国《月刊东亚》披露,20世纪20年代,以上海、天津、奉天为主要基地的义烈团把纲领扩充修改为18条,不仅规定义烈团当前的反对日本殖民统治的斗争目标,而且规定半岛独立后新国家政权的施政纲领,这个纲领尤其注意代表和保护工农阶级的利益。

  1937年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和以朝鲜民族革命党为代表的左翼组织都发表宣言,号召同胞参加中国抗战,为朝鲜光复做准备。尤其以“崔林”的化名从著名的黄埔军校步兵科毕业的金元凤在号召中韩共同抗日的同时,还为促成在华朝鲜独立运动团体大团结进行努力,以期建立一致对外的抗日武装。当年10月10日,朝鲜义勇队正式成立,以中国军队里的朝鲜军官和中央军校培训的朝鲜学员为骨干。朝鲜义勇队甫一建立,就参加武汉撤退的宣传工作,支队长李益星率领队员在汉口到处张贴和粉刷日文反战标语,宣传中国政府的抗日意志,谴责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号召日本士兵放下武器参加反战运动,据说日军进入武汉后花了三天时间才将标语洗刷干净。

  抗战胜利后,1945年11月5日,包括金九、金元凤在内的29名韩国临时政府成员分乘两架飞机来到上海,在这片留下深厚战斗感情的土地上,金九发表《告别书》,回顾20多年来中国对韩国独立运动的支持,称“似此义薄云天,是九等与吾韩三千万民众当永感不忘也”,表示“更愿与贵国保持水远密切合作之精神”。

  如今,中国与朝鲜、韩国都保持着非常友好的关系,而充满活力的上海已成为亚太经济中心之一,吸引着朝鲜半岛上的精英前来交流生活。韩国《朝鲜日报》报道,随着中韩关系日益密切和中国国际地位的提高,不仅是普通民众,越来越多的韩国高官也更愿意送自己的子女到中国留学。韩国《新东亚》月刊曾介绍,早在2008年末,在华留学生有22.35万名,其中韩国留学生就有66806名,居留学生首位,而且韩国留学生在上海集中率很高,低龄留学生也不在少数。韩国学生家长中间流传这样一句话:“孩子应送到中国留学。”因为许多韩国父母认为随着中国国际地位提升,从长远来看,研究中国、学习汉语是有前途的。

标签 总统制
这里是广告位780*90
这里是广告位780*90
这里是广告位300*250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