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bway889.com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三人均众次伴同金正恩出席外事勾当

未知 2019-04-03 08:56

  街道、学校、工厂、社区张灯结彩,一幅幅张贴着朝鲜精英证件照的简洁海报挂上墙头。男人们身着西装或人民装,女人们穿上民族服饰,他们涌上街头,排起长队,等待着拿到一张红色的选票,再把它投进票箱。

  2019年3月10日开始,朝鲜中央电视台的画面中反复出现这样的景象。从党政军高层到普通市民,几乎所有17岁以上的朝鲜人都参加了第14届最高人民会议议员选举投票。

  朝鲜中央选举委员会3月12日发布公告称,本次选举朝鲜全国投票率为99.9%,高于五年前的99.7%和十年前的99.8%。据不完全统计,朝鲜全国687个选区中有超过三百个选区选出了与上届不同的议员。

  最高人民会议为朝鲜最高权力机关,其议员任期通常是五年,常任委员会委员长为名义上的朝鲜国家元首,依据宪法第117条对外“代表国家”。最高人民会议每年召开一到两次,职能包括批准、修改及补充宪法,审议国家预算,选举国务委员会、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等。

  朝鲜中央选举委员会3月12日发布的公告中,出现了一个史上没有先例的情况: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名字没有出现在议员名单上。

  金正恩只担任过一届最高人民会议议员。2009年,韩国媒体曾传言他在第十二届最高人民会议选举中当选议员,但最终公布的议员名单中没有他的名字。与此同时,金正日在第333号选区当选为议员,当天朝鲜媒体在报道中特别提到“高度拥戴333号选区”。

  两年后,金正日去世,金正恩成为首位没有同时担任议员职位的朝鲜最高领导人。当时他的官方身份是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尚未在政府机关担任职务。不过,最高人民会议很快于2012年4月选举他为当时的朝鲜最高行政机关国防委员会负责人。2014年,金正恩在第111号白头山选区当选为议员。

  但是,2014年9月,刚当选议员半年的金正恩就因病缺席了一次最高人民会议。

  2015年4月他再次缺席,并未公开原因。去年4月,他又缺席了最高人民会议的最后一次会议。韩国统一部一位负责人随后在回应媒体提问时直接表示,“这不是特殊情况”。

  事实上,朝鲜领导人不需要直接通过最高人民会议发布政令。金正恩通常会在每次最高人民会议开幕前夕召开劳动党内的高层会议,讨论决定大会选举的名单。

  金正恩的祖父金日成从1948年开始连续九届当选议员,直到1994年去世。金正恩的父亲金正日则从1982年开始连续五届当选议员,直到2011年去世。

  据韩联社统计,早在金正日时代,朝鲜最高领导人就经常缺席最高人民会议。虽然当选了五届议员,但进入新世纪以来,金正日只出席过四次最高人民会议。韩联社分析称,这种姿态显示出朝鲜最高领导人对政权的自信。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朝鲜领导层会不参加议员选举。现任朝鲜劳动党政治局成员及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崔龙海、李洙墉、金英哲等全部在本届选举中连任议员。对金正恩缺席最高人民会议习以为常的韩国统一部也表示,金正恩不参选是“史无前例的事情”,正在密切关注进展。

  金正恩就任最高领导人后,朝鲜政治体制进行了多次改革。在金正日病逝之初,朝鲜劳动党中央和最高人民会议先后通过决议,将金正日曾担任的党中央总书记和国防委员会委员长职务永远保留给前任领导人。金正恩则出任党中央和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体现紧密的继承关系。

  但到了2016年,第13届最高人民会议第四次会议决定修改宪法,将国防委员会改组为国务委员会,金正恩出任委员长;同年,朝鲜劳动党时隔36年召开全国代表大会,撤销党中央书记处和职位,设立委员长和副委员长,金正恩出任委员长。

  修改后的朝鲜宪法第100条、102条将国务委员长列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最高领导者”和“人民共和国整个武装力量的最高司令官,指挥和统率国家的一切武装力量”。韩国东国大学教授金榕炫当时表示,这是为了“集中凸显金正恩领导体制”。

  多家韩国媒体分析认为,金正恩本次选择不参加最高人民会议选举是为了进一步强化最高领导人的特殊地位。3月10日,朝鲜劳动党机关报《劳动新闻》发表社论强调,本次最高人民会议选举“将彰显朝鲜人民在任何艰难险阻面前都矢志不渝地相信、拥护最高领导人同志的坚定信念”。

  最高人民会议议员每五年选举一次,方式为分选区等额选举,每张选票上有一个名字,选民无需勾选或填写,只需将之投入票箱。朝鲜中央电视台公布的画面显示,金正恩步入投票室外间,从工作人员递上的蓝色丝绒锦盒内拿起红色的选票。他把票投给了选区内唯一的候选人、金策工业大学校长洪瑞宪。

  身为朝鲜科学院院士、“金日成勋章”得主的洪瑞宪近期公开活动频繁。去年4月21日朝鲜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宣布将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后,他多次主持对外学术交流活动,并积极推进产学研结合。2018年9月,借学校建校70周年之机,洪瑞宪主持召开了主题为“教育、科学研究和生产的一体化”的国际学术研讨会,随后还率科教代表团出访俄罗斯。

  投完票后,金正恩强调金策工业大学“在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主要战区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他重复了去年9月视察金策工业大学时的表态,称“相信大学在打开科学教育工作、振兴经济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突破口的方面,圆满完成作为我们党最信任的长子、牵引国家的科学教育和经济建设的机车的责任和本分。”

  朝鲜领导层对“科学教育”和“经济建设”的重视贯穿本次大选始终。根据中央选举委员会的公告,本届选举的议员为“为社会主义祖国的繁荣富强和人民的幸福忘我奋斗的工人、农民、知识分子、人民军军人和干部”。但是,2月22日本次选举的官方宣传画《以一心团结的威力进一步弘扬朝鲜式社会主义》面世时,“军人和干部”以及军事元素都淡化了。

  画面上,未佩戴领袖像章的知识分子、农民和工人形象占据了主要位置,他们背后是飞驰的火车、庞大的工厂和林立的高楼。

  站在宣传画最前列的知识分子,在此番议员投票中得到了朝鲜领导层的特殊青睐。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李洙墉也将票投给了洪瑞宪,另一位副委员长崔龙海将选票投给朝鲜国家科学院院长张哲。

  去年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后兴起的朝鲜重点企业也成为选举日的焦点。2018年4月以来,朝鲜内阁总理朴凤柱多次前往黄海钢铁联合企业视察。今年3月10日,他再次来到这座去年9月底刚建成的大型钢铁生产基地参加投票。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长金永南则将选票投给了另一家明星企业金钟泰电力机车联合企业所的总经理吴英在。朝鲜中央电视台报道称,朝鲜党政干部还前往平壤谷山工厂、平壤基础副食品厂、北仓火力发电联合企业所等投票站投票。

  议员选举往往反映出朝鲜精英阶层的人事变动。在2014年3月9日举行的第13届最高人民会议议员选举中,就有55%的议员职位遭到更换。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研究人员分析名单发现,劳动党中央各部门的负责人几乎都当选议员,而一些2013年12月刚刚离开党的领导岗位的前高层则没有进入名单。

  本届选举再次体现了这一特点。按照惯例,朝鲜政界高层多集中在编号靠前的平壤及周边选区参选。今年,劳动党高层崔龙海、李洙墉、金永南、吴秀容、金英哲、努光铁分别于第23、25、47、95、151和178号选区当选。

  但值得注意的是,本届选举中,除上述少数连任者外,平壤及周边地区的候选人大多遭到替换。从第38号选区到第200号选区的候选人中,只有两人在原来的选区连任,议员更新比例远高于其他地区。

  按照惯例,今年4月举行的第14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将公布本次选举的详细报告,其中包括议员的年龄、职业结构等。不过,结合前三届议员的数据趋势,外界大致可以推测本届议员的构成。

  从2003年、2009年、2014年的三次选举结果看,议员们的共同特点是具备大学学历和曾获得朝鲜国家荣誉。据官方数据,第11届议员中拥有大学以上学历者达91.9%,这一比例在第12届、第13届议员中上升到94.2%。与此同时,三届最高人民会议中都有超过四成的议员拥有“金日成勋章”“共和国英雄”等国家级奖章或荣誉头衔。

  不过,作为金正恩时代的首批议员,2014年的议员与他们的前任在年龄构成上存在较大差别。第11届、第12届议员中35岁以下者比例分别为2.2%和1%,而56岁以上者占比则接近甚至超过一半。朝鲜官方在2014年公布数据时修改了年龄分段,但依然难掩议员年龄结构的明显变化:39岁以下议员占比微幅上升至3.9%,60岁以上议员的比例则大幅下降至29.2%。

  长期观察朝鲜政局的西方学者认为,第13届最高人民会议议员选举并未全面展现金正恩的班底。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研究员迈克尔·麦登指出,“金正日时代的老人依然得到重视”。维也纳大学东亚系主任鲁迪格·弗兰克则在分析文章中认为,金正恩对议员结构做了“小幅度、但非决定性的变革”。

  在今年3月的选举中,“金正恩班底”的核心干部们终于纷纷进入最高人民会议。朝鲜外务相李勇浩、外务省副相崔善姬、劳动党中央国际部第一副部长金成南都是第一次当选议员。在过去一年中,三人均多次陪同金正恩出席外事活动,崔善姬还多次主持朝美间关于领导人会谈举行的工作对话。

  同样被外界关注的还有在第5号选区当选议员的金与正。事实上,被麦登称为金正恩的“白宫办公厅主任”的金与正不是最高人民会议的新面孔。身为金正恩妹妹的她虽然没有名列第13届最高人民会议议员,却从2016年起坐在代表席上参加最高人民会议。韩联社推测,她可能是在某位议员去世后经补缺选举上任,但朝鲜官方从未公布金与正参加会议的身份和缘由。

  可以确定的是,2016年加入最高人民会议后,金与正在朝鲜领导层中的地位得到了进一步上升。2017年,她晋升为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第一副部长。2018年开始,她多次陪同或代表金正恩出访。麦登透露,金与正还开始在“金正恩办公室的一些政策小组中担任职务”。

  2019年2月25日,金与正再次陪同金正恩前往河内参加第二次金特会。金正恩专列到达越南同登时,视频画面显示,金与正首先走下列车观察周围情况,随后金正恩才出现在门口。在随后的活动中,金与正重复着去年“文金会”“金特会”上的工作,不离金正恩左右。

  历史上,朝鲜领导人礼宾、安保工作的负责人很少进入最高人民会议。但在今年的选举中,不仅金与正正式成为议员,与她同样不离金正恩左右的金平海、金昌善也首次参加了选举。

  此前一直隐于幕后的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金平海长期主持党的组织工作,今年2月陪同金正恩参加了第二次金特会。金昌善则在2018年6月和2019年2月两度负责金正恩出席金特会的前期安保筹备工作,被外界视为金正恩的“大秘书”。

  本次选举的第78号选区还产生了一位名为金正哲的议员,但目前尚无消息确认他是否就是金正恩的弟弟金正哲。此前,金正哲从未担任过议员,但韩联社等媒体曾多次报道他参与政治活动,主要负责哥哥的安保工作。

  “(金正恩)完成了权力布局。”韩联社指出,本次选举“标志着金正恩的第二期领导班子正式上台”。金与正等尚未在政府机关任职的金正恩团队核心人物接下来是否会担任新的职务,颇受外界关注。

标签 金正恩
这里是广告位780*90
这里是广告位780*90
这里是广告位300*250
友情链接: